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不见观 >正文

昭君出塞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魔影大唐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那一年,草长莺飞二月天,篱落疏疏一径深,蓬头稚子学垂纶,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很久很久之后,我依然记得你的样子,坐在青青的草地上,凝望着天空中自由漂着的纸鸢,扬起倔强的下巴,鼓着樱桃般的双唇,骄傲地说:“言哥哥,我长大以后,也要像风筝一样,飞得远远的,远到天边,到大地的尽头。”我笑着抚摸你柔软的头发,“嫱儿,如果飞得远了,就看不到言哥哥了,你还会飞吗?”你突然之间,竟泪眼婆娑,“不要,我要言哥哥陪着我。”

  嫱儿,那时的你,总是拽着我的衣角,让我陪你读书,画画,弹琴,你总会说,只有言哥哥才会真的在乎这一切,别人所尊崇的,总是女子无才便是德。

  即便那时,你只有6岁,可是,我已经能从你稚气的瞳孔中看到坚毅与勇敢,我相信,有一天,你会飞得很高,很远,却从未想过,一句儿时戏言,竟道出了一生的路。

  那时,十六岁的我已经熟谙韵律,精通诗画,却志在闲云野鹤,也不愿考取功名,入朝为官。

  那样的朝廷,早已风雨飘摇,腐朽不堪,内有蛀虫,外有猛兽,无力回天。

  我只想这样,淡泊在山水之间,寄情于清风明月,如此,一生,甚好。

  时光,在温柔倾斜的阳光中流逝着,岁月,在撩人动听的琴弦中游走了,在山水灵气的熏陶下,嫱儿渐渐成长,再看时,早已亭亭玉立,若空谷幽兰。

  云鬟雾鬓,黛眉轻蹙,娇如杨柳迎风,艳似荷花映日,双眸如炬,丹唇皓齿,颌首浅笑,似嗔似怨。

  然而,你依然喜欢拽着我的衣角,让我陪你,琴棋书画,,,,,,,

  我不在抚摸你的头发,因为时光早在心底,一点点的打上烙印,有时,竟会在午夜惊梦,忆起小时候你的样子,现在的样子,会害怕那如斯云鬓缠绕上指尖的感觉,害怕自己漂泊的心,会突兀的沦陷于此,这个南陵小郡,秭归。

  这里的人,所有的人,都只是认为我是游学于此,却不知,我自幼生在边关,那里,有我血脉相连的家人,他们驻守在那儿,金戈铁马,护卫家乡,抵御匈奴,而我,自幼便看惯了血雨腥风,马革裹尸,战火燎原,所以厌倦,所以逃避,所以至此。

  如果没有遇到嫱儿,我会一路走下去,可是,一颗不羁的心,却情愿留下来,陪着一个稚气的小女儿,做着飞向天空的梦,如今,小女儿已长大,梦衡阳哪里有癫痫病医院也渐渐苏醒,我,是已注定的漂泊,而嫱儿,有她自己的未来。

  月华如练,广寒似水,一曲《别姬》如瀑倾泻,今晚,是为嫱儿弹得最后一首曲子,等明天,朝阳升起,嫱儿不会再见到我,不愿说再见,也不愿告别,只怕自己看到那清澈如水又迷离如梦的眼神而放弃,我并未有一颗坚决果毅的心,嫱儿,再见。

  汉宫,恢弘壮丽,我曾最不愿踏足的地方,而今,却被囚禁于此,同时锁住的,还有那个不羁的灵魂。

  他们唤我,掖庭画师。

  我可以画尽满园春色,却画不出春色掩盖的春怨,

  我可以画出盛夏耀眼,却画不出耀眼光芒下的纷乱,

  我可以画出金秋硕硕,却画不出金色凋零的离愁,

  我可以画出素裹冬颜,却画不出苍白无奈的沦陷,,,,,,,

  而秭归的记忆,成为心底最柔软的思念,青石桥,绿草地,倾斜的阳光,和煦的风,天空中的纸鸢,还有,嫱儿,,,,,,,

  嫱儿,恐怕,今生已无缘再见,到离开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欺骗了自己的心,她早已融入血液中,永远不能忘却。

  金碧辉煌的大殿,夜夜笙歌,而我则要躲在角落里,描绘那一张张或酣醉,或奸笑,或无奈,或冷却的脸,而那个叫做大汉天子的男人,更是一副萎靡的表情,纵然一袭华服,也无法掩盖他空虚的灵魂。他的那些妃嫔们,只是想尽办法取悦这个行将就木的男人,他也乐得其所,醉在花丛。

  我从未想过,会这样再次遇见你,嫱儿

  那依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们要我为新入选的良家子画像,以供那位大汉天子观瞻。

  太液清苑,建在翠湖中心的小岛上,清雅秀丽,的确是能安心作画的好场所,只不过,那些女子,折煞了如斯美景。

  她们的确容貌美丽,但更多的沾染了世俗凡尘,一个个,在我面前搔首弄姿,但求留下最好的一面,另一方面,还送我重金锱铢,无非是想一招得宠,常伴君王。

  那就如她们所愿吧,只是心底更添了惋惜和悲凉,那个所谓的大汉天子,根本不知情为何物,只是如样宠物一般的待她们,而其却不自知。这一切皆与我无关,直到,看见你,嫱儿。

  此时,已近日暮,绚烂的烟霞浸染了天空,薄厚层层的云翳浓淡如画,你最后一个走进来,却并未看我,只是蹙眉低首默默地坐在依水的长廊上,我竟一时哑然,声音颤动:“嫱儿,是你吗”

  你抬起头,一时怔在那儿,呆呆的似沉入梦境一般,”言哥哥,你是言哥哥吗?是你吗“

  ”是我,嫱儿,是我啊,“嫱儿,我多想走过去,抱住你,告诉你我有多想你,从离开的那一刻起,每分每秒的想你,可是一切都不复存治疗痫病的费用多少钱在了,如果重新选择,重新来过,我一定不会离开,会留在秭归,陪在你身边,见证你的一切幸福。你依然沉入梦境一般的向我走来,伸出手抚摸我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突然之间,泪水倾泻而下,”言哥哥,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离开我,嫱儿哪里做错了“”嫱儿,你很好,是我的错,”你的双眸浸满悲伤,泪水颗颗晶莹如珠,相隔咫尺,却无法逾越,便只能相顾无言,纵泪千行。

  饮恨脉脉同谁语,回首萧瑟已天涯。

  嫱儿,我会拼尽全力保护你,哪怕,是在这样凛冽的牢笼中。

  日子静静的流逝着,住在寒楼的良家子,一个个的被召入宫,陪王伴驾,而唯独你,似乎被遗忘了一般,无人问寻,

  你却又恢复了曾经的活泼,从不担忧自己的处境,虽然,无法被宠幸的良家子会受人欺凌,还要重务缠身,你却总能找到自己的小小快乐。你会经常去掖庭找我,如小时候一般,拽着我的衣角,让我陪你读书弹琴,或者,随着我

#p#副标题#e#

  的琴声,绽放你的舞姿。

  然而,我已非我,人虽此,心依然,只是,,,,,,,,,,

  我害怕自己的自私,试着问过你,嫱儿不期待被帝王恩宠吗,你摇摇头“有言哥哥就够了,哪怕成为白头宫女,也有白头画师的言哥哥陪着,不是很好吗?”

  嫱儿,我哪有资格陪你一辈子呢

  春寒料峭,汉宫薄情,那年的春天来的那么晚。

  那些年长的宫女见你已无人问寻,便肆意妄为,将本该属于她们的宫务统统丢给你,那样阴寒的天气下,要浆洗如山般的衣物。

  我却浑然不知,陪着大汉天子和他的新宠们摆驾骊山温泉,描绘她们放浪形骸的百态。

  半月,却如百年。

  回到掖庭,便迫不及待的去寒楼找你,静悄悄,杳无音。

  只有一个清扫庭院的小宫女,但她看到我,却惊慌无措。

  “嫱儿在哪儿?”

  浣衣庭。

  嫱儿,你怎么会在那儿,只有半月而已。

  握住你的双手,冰凉,抚摸你的额头,滚烫,你一下子倒在我的怀里,声音嘶哑“言哥哥,”

  抱着你,身体滚烫的温度,“不怕,嫱儿,我在,不怕。“

  你一向娇弱,从未受过如此委屈,在秭归时,更是大家心尖上的宝贝,被父母爱护,族人呵护,我的守护。

  如今,有那么一刻,我想杀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自私,你定早已凤上枝头,那个大汉天子定是对你情有独钟,是我的私心,不想让任何人玷污你,嫱儿,是不是我错了?

  你的病一直拖着,癫痫不能吃什么水果呢很久都不见好,不过也好,她们也不会在为难你,而我更可以如以前一般的经常去看你,给你带你喜欢的花生酥,你总会撒娇般的靠在我的肩膀上,一边吃一边说:”我知道,只有言哥哥对我最好,我心里一直最清楚。“嫱儿,你清楚我对你的好,那么你清不清楚,我对你的爱,也早已满满的,满到我的心都无法负荷。

  即便是这样的日子,到最终也成为奢求。

  大汉境外的猛虎,日渐凶猛,不得不联手他人,抵御外敌。

  而要联手之人,正是匈奴另一分支的首领,呼韩邪单于。

  自高祖之时,大汉就有与匈奴和亲的政策,此刻需要联手制人,必定要选一位公主和亲,下嫁呼韩邪单于。

  朝堂之上,议论纷纷,后宫之中,更是人言鼎沸。

  大家猜测着,踹疑着,不知是哪位公主,要远赴荒漠之外,无边草原。

  你偶尔也会问我,言哥哥,有没有见过那个匈奴的首领,是不是很凶,一脸大胡子,如果咱们的公主嫁过去,会生活的好吗,他会好好待她吗?我瓜一下你的小鼻子,笑你傻,你傻傻的样子,好可爱,嫱儿。

  没有人会想到,那个将要远嫁的人,会是你,也许是我的错,造成了一错再错。

  去寒楼宣读圣旨的时候,你正在作画,那画中人,有你,有我,是你幼时一起放纸鸢的场景。

  或许冥冥中,一切早已被上天注定。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特赐良家子王昭君静和陶祝公主之称,代我大汉,与匈奴单于连晋百年之好,志在社稷,功利千秋,钦此。”

  你静静的接下圣旨,没有悲喜,更无表情,仿佛一切早已知晓。

  离行定在七日后,寒楼一时竟也热闹非凡,一切按照公主的礼制为你送来嫁衣,珠宝玉饰,陪嫁之物。

  你看着这些华光溢彩之物,只是苦笑。

  离行前夜,相别寒楼。

  一向清减的小屋,竟也灼灼生辉。

  我未料到,你会这样的辞行。

  一袭红衣,凤冠霞帔,烛光流离,青烟缭绕。

  铜镜前,是一张绝代姿容,风华无尽的脸,“言哥哥,我好看吗”

  看着镜中的嫱儿,如此绝美,又如此凄然,“嫱儿,是最美的,永远都是。”

  你转过身,突兀的,紧紧的抱着我,头伏在我的肩膀上,低低的,低低的说“言哥哥,我一切都清楚,清楚你对我的好,清楚你对我的爱,因为,因为。”你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捧着我的脸庞,“因为,我也爱你,言哥哥,从小就是,我一直爱你。现在还来得及,你带我走吧,我们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天边也好,大地的尽头也罢,只要有你在,言哥哥,在一起,好吗武汉治癫痫正规医院?”

  握住你的双手,紧紧的贴上双唇,有些话,有些事你永远不知道,我无法言说,嫱儿,一切来不及了,我已经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了。我摇摇头,强颜笑着:“嫱儿,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的爱你,我不能和你走,你走吧,离开汉宫,到广袤的天地中寻找你的幸福,也许,上天为你寻了一位如意郎君,也许那单于是一英伟的男子,嫱儿,你一定要幸福。言哥哥,永远祝你幸福。“

  公元前54年。

  大成殿上,人臣齐聚,一切静穆。你,嫱儿,携着清晨耀眼的阳光走进这黯淡的宫殿,霎时,灼灼生辉,一步步,走进,走向正中威坐龙椅上之人,大汉天子,这是你第一次见他,也是最后一次。而那个人,在看到你的那一刻,竟险些从龙椅上跌落,散乱的目光竟齐聚如辉,瞳孔慢慢的放大又缩小,嘴唇不停的颤抖。我看着他的表情,真是莫大的讽刺。

  你冷艳绝伦,风华蔽日,大成殿上所有的人,在见到你的那一刻全都怔住,这是王昭君吗?据说相貌无盐,怎么会,如此,如此?、???惋惜,感叹,无奈,心疼,,,,,,,大殿之上,充斥了各种叹息,而你的表情,如冬日之寒冰,冷到冰点,寒到极致。你最后一次看着我,隔着万千人群,唯有我,能读懂,你眼眸深处的怨,嫱儿,你会幸福。别怨我。

  秋木凄凄,其叶萎黄。

  有鸟处山,集于苞桑。

  养育毛羽,形容生光。

  既得开云,上游曲房。

  离宫绝旷,身体摧残。

  志念抑沉,不得颉颃。

  虽得委食,心有回徨。

  我独伊何,来往变常。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

  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道且悠长。

  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你抱着琵琶,策马扬尘而去,留下一群唏嘘的天子和众臣。

  听说,西出边关之时,你弹奏琵琶,连天上的大雁都为之动容,为你倾倒,纷纷坠下,嫱儿,你果真清出凡尘。

  刑场上,阳光灼眼,让我想起小时候你在溪边大青石上睡午觉的样子,长长的眼睫毛,粉琢玉雕的脸,你并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曾偷偷吻过你的额头,嫱儿,你永远是我心头的朱砂,这一生,这一世。

  你曾问我为何会入宫,你可知道,我离开你去边关看望家人,正值兵败,大汉天子盛怒之下竟然严惩边关所有将士及其家人,我被迫入宫为奴,而且,已受宫刑。

  一腔热血,三尺白绫,此生已过,望君珍重。

  嫱儿,我爱你,比你想到的所有,还要多。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