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涵盖了 >正文

未尽的歌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魔影大唐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目。在满眼翠色的驿道上那一抹粉红仿佛是绿茵丛中一朵娇花,鲜亮、娇嫩却仍显得孤独寂寥,过往的行人虽对这一幕已经见惯不怪,但仍不免侧头打量一阵。更有甚者还要不时地感慨两声。亭边茶寮里一个青衫文士看到这一幕不禁好奇,便招来茶寮中小二略作打听。小二见有人叫,便赶忙拎着铜质大茶壶走了过来,待听得客人的询问,仿佛已经讲述千万遍一般,甚是绘声绘色的开讲起来。却原来,长亭边伫立的粉衫女子,乃是当今户部尚书催尚书家的独女。此女原本许给京城护国将军邢将军次子,无耐,天不从人愿,好事多磨。在二人成婚的前一天,一封西南边境而来的八百里加急奏报便阻了两人的婚礼。随后,天子一纸诏书便钦点邢家二公子邢凯翊为征西大将军,帅军十万,即刻出征。那邢家二公子连媳妇的面也未见,便就从此马革裹尸埋骨边疆。说来这催家小姐也是个烈性的,在得知邢小将军死讯后,便以邢将军遗孀自居,并且每年三月十七日这一天都要来长亭面对当年小将军离去的方向站便是一整天,直至日影西斜,良性颠癫一年会发几次赶着城门关闭前一刻进城。说完,小二哥还不禁学那些说书先生感概一番,世间多情总被天地妒,自古有情人难成眷属之类。青衫男子微微一笑,随手打赏店小二一些碎银,便起身朝着进城的方向走去。男子在与那抹粉色身影错身而过的时候,听着女子口中喃喃自语,眸光微微一闪,未作丝毫停留径自朝城门方向大步而过。二、被众人看成一朵孤独寂寥的娇花的催如意,面朝着邢凯翊埋骨地方向,喃喃自语道:“昔日,你让我等你三年,如今三年之期已到,我便不再等你。我不想等了。”之后,便默然转身,毫不留恋的朝着旁边停着的鹅黄色马车走去。在丫鬟的搀扶下,从容登上马车离去。众人有些意外的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心里纷纷猜测着这催家小姐怎么今天凭吊邢小将军不到午时便就离开了?三、暮春四月,一个令人更加唏嘘落泪的消息便流传开来:为邢小将军守孝三年的催家大小姐因无法抵挡对邢小将军的思念,最终在三年孝满之后终于也追随邢小将军而去了。那催尚书之妻无法承受中年丧女,白发人送了黑发人的打击也病倒了。数月后,爱妻心切的催尚书无奈便从远亲旁支处过继了一位跟催大小北京治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姐有着八九分相似的少年代替催家小姐承欢膝下。四西南边陲,征西大军军营口,一名白衣少年拿起沉重的鼓槌,咚咚咚地铿锵有声敲在了军营门口的铜皮大鼓上,沉重的鼓声立刻像一把火药引炸了军营表面的平静,众士兵立马进入紧张的戒备状态,甚至有那意志力差的,干脆就开始叫骂了起来,随着一声叫骂,骂声便在军营里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统帅大营里,两鬓斑白的邢老将军坐镇掌中,有些疲惫的看着面前的地图。自己爱子死在南蛮手中,让这个在西北边陲履历战功脾气火爆的汉子忍无可忍,誓要亲自报那杀子之仇,然而到了这里才发现,报仇一事何其艰难,饶是自己在大漠黄沙中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的人,面对着密不头天的茫茫森林却对那些狡猾的蛮夷之人束手无策。传令兵报来报,军营门口有一白衣少年击响铜鼓,献上退敌良策。满两疲惫的邢老将军在听到退敌良策后,霎时从椅上站了起来,不理传令兵接下来说了什么,便大步朝着军营门口方向而去。邢老将军并未因白衣少年年少便有所轻慢,态度恭敬的将少年引入军帐之中,两人在军帐中密谈了两个时辰,之后少年便留在军中做了将军的军师儿童癫痫病治疗多少?。之后,将军名人拔营高处,命全营将士日夜不停的砍树,将军营方圆五里范围内的树木全部砍光,堆砌在树林的边缘。之后将士兵分两拨,一部分收集桐油燃料等助燃物,一部分沿着绥河向上,将绥河上游的堤坝悄悄凿了数十个小洞。两日之后,任务完成,将军便命人将收集到的桐油尽数到在了森林之后,并命弓箭手将燃烧着火种的羽箭齐齐射向泼了桐油的森林之中。霎时间,原本绿意森森的原始丛林变成了熊熊的火焰地狱,众鸟齐飞,百兽奔袭,仿佛阿鼻地狱。大火整整燃烧了三天三夜,至第四日午时前后,一声惊雷,瓢泼大雨便仿佛将天河凿穿了空一般兜头落下。在暴雨的侵袭中,原本熊熊的烈火渐渐被浇灭。午夜时分,当一声另大地随之震颤的轰响传到军营将士们的二中,主帅帐边一定小帐篷里的白衣少年,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安然的睡去。三天后,军中收到了蛮夷首领的降书,至此持续了三年多的征战,在损失了五万兵士性命之后,蛮夷不占而降了。众将士不禁欢呼,感谢上苍有眼!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白衣少年悄悄离开了军营。五、高岗之上,白衣少年独立于一座开满了淡黄色小野花的坟前,纤癫痫一般多久犯病细素白的手指,轻轻抚过石碑上的字,仿佛是抚摸着恋人的脸庞,一寸寸,一尺尺。往事一幕幕仿如实质般在眼前闪过。“在下邢凯翊,不知兄台该如何称呼?““在下崔少原,敢问兄台大名!”那一年,上林湖面,玄谈清辩,她知了他的磊落心胸和远大抱负,他却不知她非须眉。“大丈夫当建功边陲,即便马革裹尸又有何防?”“他日,我若为帅,崔弟可愿为我军师?”清冷的眼里蓄满泪水,无暇擦拭,素白的衣袖轻轻抚去碑上的微尘,小心翼翼!“其实,我不想做你的军师,只愿做你的妻,做那午夜添香的红袖!可,你是一只雄鹰,注定要展翅而飞。”“可惜,为兄已有论及婚嫁之人,否则为兄便要厚着脸皮去求取你那比你还要聪慧三分的小妹,哈哈哈哈哈!”脸上的泪水打湿怀里的墓碑。“我本想新婚之夜给你惊喜……可天不从人愿!”“翊郎,你可知,我心悦你?“你的志向我明白。你未尽的事我来替你完成,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来研究西南边境……”“而你的命,我却救不回!翊郎,你可会怨我?”“世上再无崔如意,只有一个崔少原”。“你未走完的路,我代你走可否?”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