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熘鲜蘑 >正文

我和强硬老妈的几场较量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魔影大唐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苏安宁

  老家的人来城里办事,顺道去张曼家坐了会儿。

  临走时,人说了句:“你妈心劲很足,每天担着菜去镇上卖。”

  张曼听到这,心里腾升出一股怒气,挤出笑意送客后,转身拨通电话。

  “妈,我跟你说过别种菜,你怎么不但种还卖起来了?”

  “种的吃不完,我就寻思着拿去卖了。”

  “吃不完就烂在地里好了啊,干吗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

  “我不辛苦。”母亲弱弱地回。

  “这样,你告诉我,一天卖菜你能卖多少钱,我给你。每个月再多给你一千,你就别再去卖了。”

  “我不要你的钱,我有钱。”

  “总之你别再去卖了,这么大岁数还去卖菜,被左邻右舍看到,不是在打我兄妹俩的脸吗?你就安心在家歇着行不行?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言及于此,电话那头一声叹气,没再说话。

  张曼也深呼了口气,刚才那当然是气话。

  但她是真不明白,母亲卖了一辈子的菜,还没卖够吗?这些年受的苦还不够吗?怎么年到六旬还要去折腾!

  张曼有个哥哥,比她大两岁。

  小时候,为了供兄妹俩读书,父母没日没夜开垦荒地,靠种菜卖菜挣点小钱。

  她记得,父母每天要在菜地忙到摸黑才回家,第二天凌晨三四点就起床去菜地摘菜,然后踩着三轮车,赶早去镇上卖。

  一年到头,除了年初一歇息一天,平日里,父母都是这般起早贪黑。

  村里人都说这夫妻俩太拼了。

  可一听这话,她妈就嘿嘿一笑,说:“等我两个孩子长大有出息了,我们就不卖菜,等享福咯。”

  说来,俩兄妹也争气,读书拔尖,都考上了大学。尤其是张曼哥,还是村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人。

  遗憾的是,张曼爸在他们念大学时肺癌过世,之后,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她妈肩上。

  毕业后,哥哥留在北方一线城市工作,而张曼则在本市一家事业单位上班,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对此,村里人无不羡慕,总跟张曼说:“你们俩兄妹月月有皇粮收,你妈苦尽甘来,以后可以洗净腿肚子上的泥,享子女福了。”

  话虽如此,子女是出息了,也有条件给母亲养老。但说要享福的张曼妈,却宁愿一人回老家住,也不肯跟子女一起生活。

  哥哥也曾邀母亲去北方一起住,但张曼妈住了一年就提出要回家。

  她听不懂那里的方言,也不适应那里的气候,身子总没那么自在。

  张曼哥没法子,就打电话给妹妹。癫娴病是什么原因引起

  哥问,能不能把妈接到她家去,每个月打钱过去。

  张曼爽快同意了,作为女儿,她也有义务照顾好母亲。

  母亲不适应北方的生活要回家,这点她完全理解。

  张曼曾去北方出过差,那里干燥得,让从小到大没流过鼻血的人,天天流一鼻子血。

  而且,她大嫂是北方本地人,饮食习惯自是偏北方口味。老妈老实敦厚,肯定是迁就年轻人而委屈自己,也不会开口说。

  母亲要来,张曼特意把向阳的房间收拾好,去车站接到人后,直接回了城里的家。

  第二天,她拎着大袋小袋进了母亲的房间。

  “妈,我给你买了几套衣服,你过来试试。”

  “不用不用,妈有衣服。”张曼妈连忙摆手。

  “你那衣服洗得领子袖子都变形了,知道你舍不得花钱买,我就直接买回来了。你试试这件。”张曼说着,就拿出一件深红带碎花的上衣。

  “这,这太红了,我穿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你看小区里那些大妈个个穿得百花一样,可潮了。”

  “啥,啥是潮?”

  “潮就是流行、时髦的意思,嗨,说了你也不懂。”

  只顾低头翻看衣服的张曼,并没有看见母亲眼中闪过的失落。

  之后她回了房间,张曼妈把衣服一件件叠好,收进了衣柜。

  这些新衣服,老母亲一次也没穿过。

  不单新衣服,就连张曼买的那些老年奶粉,鱼肝油之类的保健品,她妈也很少吃。

  张曼又去找她谈话:“妈,你别什么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我买了你就用,不然不是更浪费?”

  张曼妈点点头:“嗯,以后就不买这些了,我这一身糙皮糙肉的,用不上这些好东西,我想要什么,会跟你说的。”

  说来说去还不是心疼钱?真是食古不化!

  没办法,张曼只好略强硬地说:“钱我们会挣,给你买的,你安心用就是,别一个劲儿地操心钱。”

  话是说了,但没用。

  时间长了,张曼发现老妈总喜欢一人在家待着,也不看报不看电视,常常拿块抹布东擦西擦,做完家务后就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这怎么行呢?老人家就该下去多活动活动啊。

  她又说:“妈,别整天待在家里啊,多出去外面走走。你可以跟小区老太太们一起去跳跳广场舞什么的。”

  “我不会。”

  “学学不就会了。”

  “我在家待着挺好。”

  “那你在家看看电视也好啊。”

  “嗯,好。”

  张曼叹了口气,摇摇头。老妈以前说子女出息了就要享福,现在机会来了,她却这不愿意,那也不要。

  算了,随她老人家吧。

阳泉癫痫早期如何治疗  就这样,老妈在张曼家住了几年。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张曼正在修剪阳台上的花枝,她妈边上择青菜。

  老太太一边择一边感叹:“现在的青菜都油光发亮没点虫眼子,就是没点青菜的味。”

  “农药喷多了呗,加上现在的菜很多都反季节种的,在菜场已经很难买到农家青菜了。”

  提起菜,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张曼妈连忙接话:“以前我和你爸,一车车拉猪粪去肥土,长出来的青菜棵棵绿嫩,放点油炒,清甜味盖都盖不住。”

  说起种菜,老人就眼神带光,十分骄傲。

  张曼笑笑,没有接话。

  “小曼,我想回老家住段时间。”张曼妈突然来了句。

  “妈,你在这住得不好吗?”

  “不是不是,就是有些想念老家了,现在身子骨也挺好,回去了我能照顾好自己。”张曼妈赶紧解释。

  “那也不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万一要有点啥也没个照应。”张曼理解母亲的心情,可她也有自己的担心。

  “我能有啥,真要有什么,我打电话给你不就行了。”

  老妈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回去,频繁要求后,张曼只好送她回了老家。

  张曼把老家的房子打扫干净,又置办了些冰箱、电视、洗衣机。

  回城前,她一再交代母亲,没事就跟邻居们喝茶聊天、一日煮三顿饭就好。地里的活别干了,别累着自己。

  听着这些叮咛嘱咐,张曼妈只笑着催促她赶紧回去。

  果然,老太太还是固执地没听进去她的话。

  一个周末,张曼回了老家,老妈准备了一桌子的菜。

  待张曼回城时,母亲从厨房拿出一捆捆用稻草秆扎得结结实实的青菜,放到车子后尾箱,兴奋地说:“这青菜没施过化肥,比那些打农药的好吃多了,你吃完了再来拿。”

  张曼无奈不已:“妈,你怎么又去种菜了?”

  “我在家闲着也发慌,干点农活当锻炼身体了。”

  “我真是拗不过你,好吧好吧,你种的够自己吃就行了,别管我们,我们买啥都方便。”

  张曼妈口口声声应着。

  一个下雨天的傍晚,张曼接到隔壁邻居的电话,说她妈风湿病犯了,来他家借风湿膏药贴,凑巧,他家的也用完了。

  邻居见老人挺难受,就背着打了这个电话。

  张曼火急火燎买上药膏药油赶了回去。

  边擦药油,她边说:“妈,我都说你一个人住不方便,还是回去和我们一起住吧。”

  “我这不是老毛病嘛,不碍事。”

  “你平时少碰冷水。”

  张曼妈的风湿病是以前卖菜时落下的病根。

  凌晨三四点,露水重、河水凉,张曼妈这时要摘好青菜、再去河边冲洗掉泥巴,长年累月劳作,就落下了风湿。

抽搐病因有哪些?

  现在一想,肯定是因为早起卖菜,才把风湿病又勾出来了。

  张曼想了想,拿起车钥匙就走。

  她决定阻止母亲再乱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人接回家。

  临出门前,张曼交代老公,别忘了送儿子去上周报名的书法班。

  儿子却闹别扭大喊:“我不去!我讨厌书法!我要你陪我玩!”

  张曼急着出门,吼了他一句:“讨厌也要去,字写得好对你有好处,妈妈是为你好。”

  儿子却泪珠滚落哭起来:“为我好,我就要按照你的方式去做不喜欢的事吗?妈妈,你不讲道理!”

  倏地,张曼的心被什么给击中了,但来不及细想,就赶着出门。

  老家门紧锁,母亲不在家。

  邻居说,看到老太太扛着个锄头出门,估计去菜地了。

  张曼一听,气得直跺脚,慌里慌张地朝菜地走去。

  果然,远远就看到了母亲正低头拔草的身影。

  张曼走近刚想喊,却听到老妈正专注地自言自语。

  她慢下脚步,躲到旁边的木薯林,想听听母亲说些什么。

  “老张头,以前你总笑我拔草手脚太慢,你要还在,看到我现在不利索的样,肯定更加笑话我。没办法,人不服老不行啊。

  幸好啊,两个孩子都长大出息了,做城里人了。他们每天都很忙,说的工作我也听不懂,一天到晚都和我说不了几句话。唉,我也帮不上他们了,还是在家里呆着,和你说说话,和这些土疙瘩打打交道好呀……”

  张曼听着听着,鼻子发热发酸,眼泪哗啦一下出来。

  那一瞬间,她突然醒悟儿子的控诉击中了什么。

  一直以来,她总用自以为对的方式教育孩子,从未问过孩子是否喜欢。

  对母亲,又何尝不是呢?

  她以为让母亲住体面的楼房,给好吃好用的,外人看着羡慕,就是孝顺,但却从未试图了解过老人家的真实感受。

  自己每天一早匆匆上班直到晚上才回家,吃完饭要么忙加班要么辅导孩子,有点空闲又拿出手机玩,留给母亲的时间少之又少。

  她也没曾细细想过,母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跟那帮城里的老太太没多少共同话语,凑在一起显得太过不合群。

  那些漂亮衣服昂贵保健品,她是真不在乎。

  比起广场舞,可能母亲只喜欢在熟悉的土地里挥动锄头洒热汗。或许,这些干了一辈子的事情,更让她能找到成就感。

  母亲不喜欢看电视,也许是电视的声音,让她显得更加孤独。

  回首过去种种,她原来一直在用自以为的孝顺在尽孝,却完全不懂母亲真正要什么。

  为人母,到了这个年纪,所求的不过是子女多跟她说说话和多一些陪伴而已。

  所以,母亲才选择回到老家,回到这片熟悉的土地,通过种菜、卖菜慢慢咀嚼回味当年一家人的武汉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美好时光,驱赶冷冷的孤独。

  这次,是她错了!

  张曼擦干泪走到了母亲面前,喊了声:“妈。”

  看到突然出现的女儿,张曼妈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像做错事的孩子,解释着说:“你怎么来了?我闲着没事,就随便走到这儿来看看。”

  这般局促的模样,让张曼更是心疼不已,她忙挽住了母亲的胳膊说:“吃惯了你种的青菜,把嘴都养刁了,眼看家里青菜要吃完了,我就赶紧过来了呗。”

  “好吃吧!这次妈备多点给你带回去。”张曼妈的眼睛闪出一抹光。

  “不用!”张曼拿上母亲的锄头,边走边说出自己的打算。

  “我们以后每个周末回来和你一起住,您外孙要知道每周都能来乡下撒野,能开心得蹦三尺高。还有啊,妈,青菜你可别再拿去卖了啊,这好东西,我们自己吃还不够的。”

  听见这些,张曼妈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回城的路上,张曼给哥哥打了通电话,兄妹俩约定每天无论再忙,都要抽出十分钟跟母亲通电话,张曼哥也每年至少回家一趟。

  如果妈妈更喜欢在老家居住,张曼就每周都回去,陪妈妈聊天,做家务,去菜地拔拔草……

  她想切身实地得去感受母亲真正想要的东西,让她真正意义上去享福,开开心心地生活。

  初为子女,尽孝这门学问,她开始懂了!

  愿天下子女会尽孝,也懂孝。

  (本文完)

  美瓶美物:

  女星整容上瘾险送命?“容颜不老”其实不用那么冒险!

  往期好文:

  让借肚转正的小妖,栽在半道上

  提早回家,撞见老公为人家准备烛光晚餐

  老公为保命送我入狼窝,我逆天反转剧情

  闪婚高富帅后,看到小姑子我才发现有诈

  - END -

  瓶子也很爱外婆家的青菜,过年的时候,城里买好荤菜,素菜一点都不用带。大菜上桌后,直接在房子边上的菜地里拔些蔬菜,洗洗切切就下锅,那滋味,真的不要太香甜!

  除了这些,红薯、麦粉、年糕、鸡蛋等等,所有农家里最地道最无污染的吃食,我们家从来没缺过。 爸妈也是一样,考虑好久,还是决定让外婆在乡下自己生活。她有自己的方法,过自己的小日子,其实,也挺好的。这点,瓶子学会了,张曼学会了,你呢?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来了我家,就不许走了哦~

  关注置顶?“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