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舜之道 >正文

凡间诗话(二十六)

时间2020-10-20 来源:魔影大唐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凡间诗话话“教育地位”。
  
  2012年中国的教育投入4%的目标终于第一次达到了。那么中国教育地位相应提高了吗?
  
  办教育是要花钱的,世界文明的发展证明,教育是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尤其是经济的发展无可替代的动力。只有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才会忽视教育。现在,我们社会对教育忽视产生的恶果,严重制约了时下经济发展的后劲,成为滞缓经济增长的一个深刻意识根源。
  
  教育对社会发展的作用,不用看什么欧美,我们近邻日本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日本19世纪中期明治维新前还是一个远远落后于中国的岛国。可明治维新开始,日本不是象中国洋务派那样花巨额民脂民膏去购买什么西洋东东,而是倾全力发展教育。自130多年前,日本就每600名人口设立一所小学,而我们时至今日还要每3000来人才能有一所小学。在我们提出科教兴国战略,并将之当作远见卓识炫耀的一百多年前,日本人就确立了“一般人民者,邑无不学之户,家无不学之人”的教育目标,140多年前就开始实行义务教育,比我们早114年。普及义务教育比我们“中国特色”的“免费”义务教育早一百年。在我们为小学入学率99%自豪前90年,日本的小学入学率就与英国比肩达到100%。
  
  我们从1949年前的20%的小学入学率,提升到99%用了51年。日本从明治维新初的1872年低于28%的小学入学率,提升到1910年以前小学入学率100%用了38年。但比我们早了90年。近代历史上日本两次侵略中国,中国输就输在教育上了。因为我们还在为不如日本一百年前的教育成绩而自豪,夜郎自大地蔑视日本。国人心态,似乎要发动一场吹牛战,把日本吹死。甲午战争的赔款,日本除了少部分用来发展海军,大部分用来发展教育。教育是日本脱亚入欧成为世界强国的决定性因素。日本之所以强大,因为日本人尊重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不惜折节向对手学习,然后超越征服。而我们看不起所有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全民的目光都盯大强大对手不熟睡以后身体抽搐是怎么回事足上,为自己的落后寻找心理平衡。以至于产生超越对手的幻觉,期战唤战意淫战败对手的快意。谁要是一提理性对待战争,就会被汉奸的大帽子压死。教育的差距,国民的素质由此可见一斑。
  
  教育的发展程度与人口多少、经济发展水平高低没有必然关系,人口众多是一个为教育弊端狡辩的遮羞布。人口多少是针对一个国家的领土面积、资源多少等因素相对而言的。世界人口密度、人均资源比中国少的国家比比皆是,其中不乏教育比中国办得好的。教育投入比中国高的更非罕见,贫穷的非洲有三分之二的国家教育投入超过4%高于新中国教育投入的最高水平。
  
  中国的人均公共教育支出为42美元,美国为2684美元,是中国的63.9倍。如果考虑到人口的因素,我们以人均GDP来比较,中国人均公共教育支出仅为人均GDP收入的0.82%,美国为6.10%,是中国的7.44倍。日本为4.28%,韩国为3.01%。俄罗斯为1.87%,是中国的2.28倍,巴西为2.29%,是中国的2.79倍。所以中国教育不仅与发达国家有很大差距,即使在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的教育投入也排在末位。
  
  4%的投入是一个勉强和国际接轨的数字,严格说起来还接不上。占GDP比例4%的目标,无论从哪方面衡量,都是个低水平。联合国建议教育投入的标准是应占国家或地区GDP的6%。目前,世界平均水平为4.9%,欠发达国家平均水平是4.1%,也就是说,GDP比例4%的教育投入,不仅距离发达国家非常遥远,而且还远远落后于欠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只能和非洲国家乌干达这样的穷国相“媲美”。
  
  即便达到4%也低于毗邻印度的7.1%,韩国的7.03%。现代世界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的竞争就是教育的竞争。中国制造无法向中国创造转变,关键的因素就是缺乏创新性人才。国外转让给中国的技术均是落后(在人家那落后,在咱们这先进)的技术,这种竞争没有开始我们就已经注定占不到便宜。
  
  教育癫痫发作时用什么药物经费利用率不高,对提高教育质量影响不大。重视教育在中国人决不是一个认识问题。看重对孩子的培养,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中国人的固有观念里,有一个家庭必备开支单,教育开支是除吃喝之外的最大开支。即便穷乡僻壤的农民,为培养孩子,让他们不输在起跑线上,也不惜砸锅卖铁。然而,为什么财政对教育的投入,偏偏这么吝啬?而且,在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各级行政主管部门,还常常克扣、挪用、截留、抵顶教育经费。这完全是竭泽而渔的发展理念使然。
  
  2008年,审计署公布了对16个省份的54个县2006年1月至2007年6月农村义务教育经费审计情况显示,有46个县大量挤占挪用教育经费,这还不包括掩饰得好未被发现的。这些年利用教育乱收费要挟各级各类学校,“克扣、挪用、截留、抵顶教育经费”现象愈演愈烈甚嚣尘上。学校因为有乱收费的短处攥在上级手里,校长们的仕途命运受控于上级,也只能用乱收费维持,不敢追讨不到位的教育经费。
  
  教育经费的相当一大部分是用来改善增添教学设备。各级教育行政装备部门,利用手中权利,从中谋利。拨给学校的装备,常常不能如数到位,差额部分另作私用,由受拨学校报损。你不认同顶这个黑锅,就迟迟得不到装备。因为装备数量与学生实际数量不匹配,许多学校的实验室、语音室、微机室、阶梯教室只能妆点门面,应付检查。在择校造成学生相对集中情况下,许多学校演示实验都无法保证,只能用多媒体视频演示。
  
  助学补助成了社会救济。近年来国家投入相当数量的助学资金,用这部分钱救助困难学生没有错,可是在助学资金无法全覆盖的情况下,应该侧重“助学”效应,择优补助那些勤奋学习的学生。可是相当多的学校,按困难程度发放补助,许多学生虽然困难,却根本不学习。每天上学常常就是为了混学校补助的几顿饭,混学校的那几身校服,住学校的免费宿舍。一些努力学习的学生,虽然没有这部分学生家庭生活困难,但拮据的生活严重制约了孩子的学习效果,影响其成才。
 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 
  教育投入不稳定,难以产生持续的积极社会效果。1993年的《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纲要》提出,在本世纪末财政性教育经费要占到GDP的4%,可这个比例却在“八五”期间严重下滑。1995年滑到谷底,只有2.41%。成为世界上教育投入最低的国家之一。到2000年底开始缓慢爬升到2.87%,每年增长不到0.1个百分点,不足1995年GDP增长率10.5%的1%,1999年GDP增长率的七十分之一。1995年在10.5%的高GDP增长下,教育经费却下降到2.41%。1996年GDP增长9.6%,1997年增长8.8%,1998年增长7.8%,1999年增长7.1%,2000年增长8%。可教育经费投入却在国民经济连续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于2003年降为3.28%,2004年下降到2.79%。
  
  2010年发布的,有着“新教改”纲领性文件之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再一次规定,“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2012年达到4%”。前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不同场合多次明确表态,要在自己任期结束之前“还上4%的账”。于是,过去两年,成为“4%”达标的主战场。在行政压力下,4%难免存在含金量不足现象。
  
  有迹象表明4%的教育投入可能存在空头支票现象。中国大陆的教育经费分两部分,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而地方财政除北京、上海、深圳等少数东南沿海发达地区达到或者超过标准外,其他大部分省市达不到。4%的目标里有相当一部分属地方财政的空头支票,在审查过程中玩特色游戏蒙混过关。教育的财政投入不稳定,增长缓慢,时常出现大幅度下降。这种缺乏连续性的增长,严重影响教育对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
  
  2012年达到4%,不等于2013年也能达到。在达到世界先进国家学校的标准前,教育投入应随着国民经济保持同比例增长,这将是一个相当长期的目标。即便将来达到这个目标,也应该从提高教育质量北京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的角度保持较高教育投入增长。
  
  1993年的《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纲要》提出,在本世纪末财政性教育经费要占到GDP的4%,到2000年达到4%的目标由此产生。提出这一目标的那个年代,曾有联合国教育官员说,中国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还不如贫困的乌干达”。
  
  中国教育的地位,反映着中国的发展潜力,决定着中国的发展方向。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历届政府都非常注重教育,教育经费的投入,在国民经济中占很大的比重。在日本中学与小学建造,有统一的规格和标准,几乎每所学校都是按着统一规格和标准来建造的。学校间的硬件、软件设施,几乎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学校的教育经费完全是按照学生数量来折算的,校园设施也是按学生数来配备的。日本是一个人口密度大超越我们中国大陆的国家,土地的价值远远高于我们。可在日本成立学校的最低标准,是要有国际标准的足球场、蓝球场、网球场等体育活动场所。那怕只有几个学生的学校,也必须具备这些设施才能够成为一所学校,公立学校差什么硬件设施,只要向政府申请,立即就可以批下来,日本学校的硬件设施可以说是世界一流。
  
  反过来看我们的社会,任何部门都可以挤占学校校园。中央关于禁止挤占校园的政策在利益的驱使下形同虚设。整合教育资源,本来可以利用学校间的兼并与国际接轨改善学校的低标准校园,可是却成了特权集团拍卖校园谋利的途径,甚至为了占据商业价值高的地段,以整合校园为名,强行把学校迁走,致使学校分布不合理,个别校园人满为患,七八十人的大班额现象在普遍存在(国家规定45人),导致教学质量无法保证。科教兴国战略,优先发展教育,只是一个美丽的“海市蜃楼。教育的“战略地位”实际上是“略占(战)地位”。
  
  中国大陆的教育地位如何?反映着怎样的发展潜力?决定着怎样的发展方向?不言自明。这实在不能算是诗话,之所以用诗话来话,就是期望这些问题得到改善,给国民以希望,还孩子们一个合理的受教育环境。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幻变
  • 下一篇:卖身不是剩男的唯一出路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