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不见观 >正文

冬游帽盔山

时间2020-10-20 来源:魔影大唐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导读】西斜,淡淡的余晖,温馨着的丹东,并为通往我的锦山大街上涂抹了一道靓丽的光彩,我的足下顿时感到轻松了起来……  
  
  由于的严寒,好久都没有出门锻炼了,摸摸被大鱼大肉填塞得渐渐发胖的身躯,心头掠过一丝不安,下决心出去走走,减减肥。
  
  正月初九日下午,不仅风小,也暖暖的。我信步走出家门,向六道沟方向走去。
  
  虽然春节假日刚过,但街上依然人群熙熙攘攘,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节后复业的商铺,不仅门面布置得花红柳绿,不少商品也摆放在门前,播放着的歌曲,商家们费尽了心思,招揽顾客,拼命抵御金融寒流的袭扰。
  
  顺着公路,爬上一道缓坡,帽徽山赫然展现在眼前。
  
  此山,由于外形酷似古代武士的头徽的缘故,在依山傍水的中矗立,格外醒目。也有人传说:古时候一战神在征战途中小息于此,不慎将头徽遗落于此地,化作此山,由此得名。
  
  帽徽山虽然并不高耸险峻,却也巨石犬牙交错兀立,由于长期封山育林,山坡处松、槐、柳及一些灌木树丛成片,绿草成荫,是人们休闲、游玩的好去处。
  
  近年来,市政府顺应民意,决定把此山修建成一座开放式的公园,使它成为成为丹东的一张名片。目前,虽然尚未修建完毕,但是,环山路合肥癫痫医院哪家专业、观江亭、一线天等几条崎岖的登山路已经完工。早就有一些性急的市民和游客捷足先登,先睹为快,包揽风情了。
  
  今天,虽然时值冬日,山上残冰积雪尚未融化,观江亭和顶峰上已有人影晃动,不少人趁着冬暖之日登山赏景了。我绕过正在修建的山门,顺着南坡的小路,向山上走去。
  
  山坡不时传来“唰唰”的声响,仔细一听,像是用耙子搂草的声音。此时还有人搂草?我狐疑的顺坡望去,果然见一戴着白色工作帽的妇人正用耙子在起劲地搂草,一男子正背着一大捆枯草,顺着盘山路下山而去。见状心中不禁一片茫然,改革开放以来,家乡丹东虽然变化巨大,高楼林立,人居改善,但发展仍不平衡,仍有居住平房,终日靠着煤、柴取暖做饭的人家呀!我心中默默地祈祷着:但愿家乡的发展更快一些,让这些人家尽快住进舒适的廉租房。
  
  行至小半坡,就踏上修铺好的石路了,放眼望去,岩石兀立、险峻挺拔的主山峰矗立眼前,一条环山而绕和几条崎岖蜿蜒通向山顶的石路也展现眼前。一个宽敞的大平台上,一个年轻的妈妈正带着孩子在玩耍,长椅上堆放着不少小食品、和一些玩具。“上山路好走吗?”我望着几条崎岖蜿蜒还带着冰雪的登山石梯,心中不免有些打怵的问道。“还行,不过要注意冰。”孩子妈妈望了望我回答道,也许那小孩看出我的心思,抢着说:“好走呀!你没看见别人都上去了吗?”“大人说话,小孩别打岔。”孩子妈妈赶紧打断孩子的话,笑着说:“东面那条路好走些。”顿时,我为自己的懦怯不好意思起来,脸颊顿感微微发热,硬着头皮武汉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顺着小路登山而去。山路虽然峻峭,却也并不险峻,所有危险处都已修上了铁栏杆扶手,便于游人登山。
  
  不远处的一个大石壁上,赫然写着:阿尼陀佛,下面是书写的几行规劝世人脱离世俗,皈依佛门的诗句。“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可能是佛家信徒,看到帽徽山公园的灵气,借机传播佛家了。心中不仅揣摩着,也许在此像五龙山那样修建一座寺庙,就更有风采了。
  
  也许是久日不锻炼,也许是穿得太多的缘故,不久,就有些气喘冒汗了,山风一扑,一股凉风霎时流遍全身。好容易才登上望江亭,虽然已离主山峰——帽徽的顶端不远了,但看着那陡陡的、窄窄的一线天,心中情不自禁地打了退堂鼓:“等下次天暖,轻装再登吧。”
  
  望江亭是建在一块大岩石上,亭的一半是临空探在崖边,修建得十分美丽壮观,视野开阔,名不虚传,立亭远望,不仅美丽的鸭绿江一览无余,就连邻国朝鲜的新义州也历历在目;雄壮威武的鸭绿江大桥,像一条彩带横跨在鸭绿江中朝的两岸,似乎在向世间述说着的血泪史;“春江水暖鸭先知”只见碧绿的江面上,几只海鸥在盘旋起舞,不惧严寒的水鸭不时潜入水中在江中嬉戏,几条华丽的游艇载着游客在江面上游弋,搅动着江水泛起了粼粼的波纹。冬日的家乡竟然也如此美丽!心中情不自禁的赞叹起来。
  
  俯瞰近处,丹建馨园等一群漂亮的居民新区在严冬中傲立,明亮的玻璃窗在西斜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光亮,更加衬托出新建居民楼群的亮丽;而方圆数里、昔日名声显赫的江城丹东工业支柱之一的化杭州癫痫病治疗比较好的医院纤厂工业园区,却显得有些冷落,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和骄傲,偌大的厂区,只有一个烟囱在无力的吐着白烟。是啊,改革了,改制了,环保了,转产了,部分工人也下岗了…..化纤子弟也划归了市直属学校了,美丽的海燕体育馆也静悄悄地静立在冬日里,只有家属楼区院落人来人往,尚流露着的气息。
  
  望江亭下不时传来高谈阔论声,一些人在议论着甚么,我探头望去,由于石崖陡峭,竟然看不到是些什麽人,决心下去看个究竟,小心翼翼地挪着碎步扶栏而下,只见几个中年人站在岩崖下,高声的争论着:“现在咱们国家一个部长出访,都会受到元首般的接待。”“现在咱们国家可不像过去了……”“XXX当政时可……”噢,原来这些平民在议论国家大事呢!我暗自思忖:真是改革开放了,人们思想活跃了,可以畅说自己的想法了。
  
  举目而望,平台近山崖处,竟然有一个用水泥封住的洞,上面写着:军标两个大红字,军标?纳闷之余,猛然想起:这莫不是防空洞吧!唉,在那个“备战备荒”的年代,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财力,打造了多少个地道、防空洞啊!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百姓们纳税人的血汗啊!
  
  冬日的山麓,虽然叶落草枯,但望江亭岩下的几株山里红树的枝头上却挂着一颗颗红红的果实,格外显眼,招人喜爱,令人伸手欲择,却又不忍心破坏大装扮冬日的那一点点天然的美丽……
  
  下山路上,树木逐渐多了起来,光秃的灌木从中,不时传来山雀的鸣叫声,伴着夕阳,使人了登山的疲劳,反而倍感爽快,愉悦。山脚许昌市目前治疗羊癫疯的新技术下几块巨大的岩石兀立,有几块岩石下浅浅的穴洞中,摆放着一些香碗祭碟,有的石边树木干上还系着惹眼的红布条,燃烧过的香纸灰痕,在冬日的枯草从中格外显眼,不知是何人在此祭拜何路“仙神”了。不远处,一块书写着“封山育林”的大石碑,正正当当的直立在山脚下,透露着往日的威严。
  
  下山,便步入了居民区了,车水马龙又是一番天地景象了。也许是丹东太小的缘故,居然碰到了一个老邻居,虽然已年近七十,但依然精力充沛,抖擞,骑着自行车,身背着一把长剑,真有点道家风度哩!说是在家看电视犯困,就出来到帽徽山去打打拳,练练剑,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心中升起羡慕的。
  
  过了人民桥,便步入闹市区了,在川流不息,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忽然又听到有人呼喊我的名字,嗬,竟然是几个学院的几个,退休在家,今日乘着春节的余温,小聚了一把。看着他们红扑扑的双颊,凭添了许多皱纹,灰白的鬓发掩盖了昔日讲台上的风采,心中不免感慨万分,难道这就是的轨迹?的轨迹?生活的轨迹?我的心有些茫然,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的只不过是小小的一滴水珠,在历史的大舞台上,不论是男女老少,官职大小,穷富俊丑,都是匆匆过客,留下的只是一串串足迹——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罢了。
  
  夕阳西斜,淡淡的余晖,温馨着美丽的家乡丹东,并为通往我回家的锦山大街上涂抹了一道靓丽的光彩,我的足下顿时感到轻松了起来……

【:】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买单散文随笔
  • 下一篇:午后闲言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