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火山鸣 >正文

墓葬承诺书(共3篇)

时间2021-07-23 来源:魔影大唐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温州文化名人墓葬

东瓯王墓

东瓯王(生卒年不详),名驺摇,字毋余,因灭秦佐汉立下汗马功劳,被汉高祖刘邦晋封为海阳齐信侯,到了汉惠帝时,跳过“公侯伯子男”的爵位顺序,被封为东海王,因都城在东瓯,俗称“东瓯王”。作为温州历史上最早的名人,驺摇无疑也是地位最显赫的名人。司马迁在《史记?东越列传》里为之立传。

据南宋《绍定旧编》记载,东瓯王墓原有五处,现仅存鹿城区黄龙街道瓯浦村一处。2005年的清明前夕,笔者驾车穿行在瓯浦村拥挤曲折的街路里,隔着车窗,且行且停问了三四位村民,欣喜都知道东瓯王墓的具体位置。一个人,过了两千多年还能被人记住,该需要什么样的“底心”?

在瓯浦村东瓯路得尽头,瓯浦岭的山脚,东瓯王墓巍然矗立,墓高三层,两翼展开,龙吻脊、高低檐,俨然一派王者气象,享受着准金銮殿的待遇。最高层的拜坛上,砌着“汉东瓯王之墓”的隶书墓碑。作为市级文保单位,整个墓地保护得尚好,可惜的是第二层拜坛上,右侧的清碑《重修汉东瓯王墓记》字迹磨蚀难认,裂纹多处,若假以时日,风雨寒暑,这块清代文物有成为“无字天书”的危险。时值双休日,墓左一条直通山上公墓的水泥山路上,不断有男女老少祭扫完各自先人回家经过。流连在空无一人的东瓯王墓,清明将至,这位越王勾践的后代,估计也只有笔者来上坟了。

刘基墓

名人墓通常是豪华的石墓,作为温州市名人墓葬里唯一的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刘基墓却是个土坟。据说刘基临终前,儿子刘琏、刘王景呈上石马、石狮、石将军把门,条块石铺成石墓图,被刘伯温撕得粉碎,劝诫道:“墓字上草下土,若用石铺,怎么生草?古人造字,大有讲究,人不能靠造坟墓立牌坊流芳百世。”

在文成南田镇西陵村,刘基墓坐西朝东,依山而建,呈扶梯式,墓室为半圆形,前立“明敕开国太师刘文成公之墓”碑,十分简朴。史载刘基告老回乡后,被权相胡惟庸构陷其霸占有“王气”的文成谈垟,想作为墓地,导致朱元璋夺禄。刘基临终对墓地低调处理应该缘于他后半生的惶惶避祸之心。刘基生前曾在一首《如梦令》词里表达了“风起,风起,棹入白萍花里”的理想归宿,但当了帝师的他,功成、名遂、身退,再做隐居渔父,也许终究是不可得的。

叶适墓

叶适(1150—1223),著名思想家、哲华家,永嘉学派代表人物。字正则,生于南宋年间瑞安,中年后定居温州市区水心,因此世称“水心先生”。经其手集大成的永嘉学派与朱熹的道学、陆九渊的心学,并列为南宋三大学派。叶适历任工、吏、兵三部侍郎,著述遍及文、史、哲三大领域。著作有《水心文集》、《习学记言序目》等。

少年叶适与“永嘉学派”著名学者陈傅良成为忘年交,历四十余载。19岁开始,叶适三度游学于学者济济的婺州,缔交陈亮、问学吕祖谦。27岁时,叶适得到周必大“挈蓝儿”而考中举子,随即在次年高中榜眼。进士及第后,叶适宦海沉俘,参与拥立宋宁宗的宫廷政变,因“庆元党禁”被罢官,因“开禧北伐”抗金被逐。

从温州市区一一八医院前的路边、海坛广场旁的山径婉蜒走上海坛山,没转几个弯,没花几分钟,路左林荫里—片空地上就醒目地凸立着省文保叶适墓。迈上洁净的台阶,衣角拂过青石栏杆,蒙古包式的墓室前,“宋叶文定公之墓”七个金色篆字自墓碑上缓缓垂落。

1 南宋嘉定元年,主站抗金的叶适丢了乌纱帽,伤心地“叶”落归根,一“叶”何“适”,终“适”温州“水心”,从此闲居十几年去世。不能立功则立言,却因而成就了他50卷的《习学记言序目》。可以肯定后者是有中国文人渴望不朽的深层动机在。在扶疏的树木间,眼前这座古朴肃静的叶适墓闲居至今,正是不朽的象征。

王瓒墓

王瓒(1462—1524),字思献、号瓯滨,因殿试得一甲二名,民间俗称“王榜眼”,两任国子祭酒、三朝宠命、四典礼部会试,龙湾区永中街道殿前村人,逝后被追赠为礼部尚书,是明代的明臣。在当时宦官专权的黑暗政局下,王瓒曾出言讽刺号称“立皇帝”的宦官头子刘谨,差点遭不测,其正直无疑令如今很多官员相形见绌。

王瓒墓位于瑶溪镇皇岙村的皇岙山,规模很大,面积达1600平方米。在通往墓园的山路上,树立着神道门,正书“父子国师”,反书“兄弟进士”,整个墓地被高墙围绕,入口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门,上刻“三朝宠命”,进门时宽阔的丹陛,两旁依次或立或蹲着石翁仲、石马、石虎、石羊。第二层平台上,两根华表直指蓝天,正当中,一方巨大的龟驮碑傲然屹立。近看石龟,龙首龟身,是赑屃,龙生九子之一,善于负重,力大无穷。史载昏庸的明武宗即正德皇帝,多次出巡,还下旨征银百万两供其挥霍,王瓒上疏力谏,显现了他的廉政作风。这位临终两袖清风的清官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死后享受如此高规格的墓地有所微词?

王十朋墓

王十朋(1112—1171),字龟龄,号梅溪,乐清市四都乡梅溪村人。南宋政治家、文学家,封乐清开国男。绍兴年间被宋高宗取为进士第一,即状癫痫最好的药物有哪些元。官至太子詹事,以龙图阁学士身份退休,著有《梅溪先生文集》。

从古状元到今高考状元,真正能留下大名的没几个。南宋状元王十朋是百里挑一的例外。王十朋在任期间勤政爱民,离任饶州知州,到夔州当父母官时,当地百姓为挽留他,竟弄断他要过的桥。夔州百姓甚至为其建立生词。而在温州百姓眼里,王十朋最被称道的不是政绩,是现贴在江心寺大门、传说出自其手的长联:“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这副怪联运用了字的多音多义性,“朝”两解为朝、早上(zhao)与朝(chao)见;“长”也两解为经常、长长(chang)与长(zhang)大长高,成为中国古代楹联的佳作。

位于乐清市四都乡梅岙村的王十朋墓坐北朝南,分五坛,由石块垒砌上四坛与扶椅式围墙,占地1600多平方米,全墓由墓道门、墓道、葬区等组成。作为乐清四都乡的骄傲,乡政府的网站“四都视窗”为他设立了专栏。通过网站的图片,可以看出,王十朋墓不但是省重点文保单位,也是如今该乡重点保护对象。

孙诒让墓

顺着田埂,走近瓯海梧田街道南村的孙诒让墓,有心人难免会疑问:孙诒让是瑞安潘岱人,墓地为何在瓯海?笔者询问了温州市文物考古所与瓯海文化局,皆不得而知。有猜测说南村当地风水好,因墓地旁有座状元山。但“天瑞地安”的瑞安应该不可能没有风水好的地方啊。

作为一代大儒,孙诒让的墓却似体现了古之君子式的谦和、不事张扬,墓碑仅仅简单行书着“清儒孙诒让之基”,对比其他刻满头衔官位的名人墓,令人感觉先生之风悠悠拂面。墓室造得像个四方箱子,前面立面雕刻成书柜式,笔者数了下,左右排开共六个大柜, 2 每柜四扇门,那里面该满满收藏者先生的皇皇巨著吧。踱下瓯海文化局正在扩建的条石台阶,回望这座靠山临田的墓地,笔者想起西乡隆盛的“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不管孙诒让墓为何在瓯海,至少对瓯海人来说,这是瓯山有幸埋儒骨。

章纶墓

章纶墓在乐清市龙西乡仙人坦村,坐东朝西,由墓室和四坛组成,像大多数名人墓一样,依山而筑,呈扶椅式。长约70米的卵石墓道两旁立着石羊、石虎、石马、石翁仲,墓道入口立有一石门,上面横书着“章恭毅公之墓”,下面门柱刻着一副石联“铁骨埋为泉下土,石肠化作冢中英”。“铁骨”“石肠”赞语无疑是章纶在狱中遭受非人折磨却宁死不屈的耿直精神写照。

高友玑墓

高友玑〔1461—l 546〕,字肃政,号南屏道人,乐清市北白象镇人,事母至孝,明工部尚书、刑部尚书,追赠太子少保。在进入朝廷当部长级京官前,高友玑历任过许多地方长官。任江西九江知府时,治绩为当时十三府之最。任河南汲县知府时,裁减官供,罢停黄河劳役,放宽盐禁,为百姓做了一系列实事。任大同巡抚时,不畏强梁,弹劾嚣张行凶的皇亲国戚。

高友玑墓在北白象镇高东村,该村与附近的高西村、高中村统称高岙。村民皆姓高,高友玑是他们的祖先,家喻户晓。沿着高东村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脚小路来到高友玑墓,整个墓区就像一座山寨,依山而建,层层递进,拜坛最上层当中砌着“明资政大夫刑部尚书赠太子少保谥襄简南屏高公墓”的牌位。

高友玑墓被誉为是我市墓葬之冠,建筑最多,雕刻最精,举凡神道门、拜坛、墓室、碑亭、神龛、华表、石翁仲、石马、石羊等一应俱全。而细细浏览,墙上、檐上、神龛上到处雕刻着各种动物图案,就连构件的石椽子也刻成铜钱状、人面状,做工极为考究。村里老人指点着石马、石羊,向笔者解释其象征意义:马代表忠,羊代表孝。将它们合起来,其实就象征了高友玑的忠孝双全。

其他名人墓葬

陈傅良墓:瑞安市塘下镇凤川村,省文保。陈傅良(1137—1203):南宋永嘉学派著名学者。

戴溪墓:永嘉县桥头镇石马岙村,县文保。戴溪(1141—1215):南宋工部尚书、南宋学者,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石鼓书院山长。

曹豳墓:端安市曹村镇。该镇南宋时期有曹姓村,据说出了87个进士(包括曹豳),号称“中华进士第一村”。 曹豳(1170—1249):南宋诗人,南宋“嘉熙四谏”之首,代表作《暮春》“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林莺啼到元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入选《千家诗》。

林景熙墓:平阳县腾蛟镇腾带村,县文保。林景熙(1242—1310):南宋遗民诗人,其《读陆放翁诗卷后》一诗,词意极为沉痛,其末四句云:“青山一发愁蒙蒙,干戈况满天南东。 3 来孙却见九州同,家祭如何告乃翁!”

戴蒙、戴侗父子墓:永嘉县溪口乡,县文保。戴蒙(生卒年不详),戴溪侄,南宋学者,其书院为省文保。戴侗(生卒年不详):南宋文字学家,代表作《六书故》是第一部记录温州方言的著作。戴溪、戴侗、戴蒙皆为温州望族“溪口戴氏”名人。

姜立纲墓:瓯海区南白象街道金竹村,市义保。姜立纲(1444—l 499);明著名书法家,其字称为“姜字”。

银川癫痫病专业医院

王叔杲墓:瓯海区新桥街道旸岙。王叔杲(157l—1600):与其兄王叔果为温州望族“英桥王氏“名人。

黄体芳墓:瑞安市潘岱街道前村。黄体芳(1832—1899):清兵部左侍郎,与张之洞、宝廷、张佩纶(张爱玲祖父)合称“翰林四谏”,与陈宝琛等合称“前清流”。

陈虬墓:瑞安市潘岱街道盖竹村(市文保)。陈虬(1851—1904):近代启蒙学者,创办全国最早的中医院“利济中医院”,与宋恕、陈黻宸合称“东瓯三先生”。

黄绍箕墓:瑞安市潘岱街道盖竹村。黄绍箕(1854—1908):清湖北提学使,黄体芳之子,帝师翁同稣门生,与文廷式、末代状元张謇等合称“后清流”。黄绍箕、黄体芳、黄体立、黄体正、黄绍第合称“五黄先生”,为温州望族“小沙巷黄氏”名人。

宋恕墓:瑞安市锦湖街道牛伏岭村。宋恕(1862—1910);谭嗣同誉为“后王师”,名作有《卑议》,“东瓯三先生”之一。

古奇异趣羌葬俗

丧葬是整个社会文化基因之一,在中华文化的发展史中,葬法虽多种多样,葬俗亦百态纷呈。但它实际上始终作为一个象征系统而存在,它不仅象征人们头脑中的彼岸———鬼神世界,也象征着人生彼岸的现实世界。反映了芸芸众生对已知和未知世界的观念和看法。它是人们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共同认识所形成的,有其时代的烙印。

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资料表明,丧葬习俗不是人类在诞生时就具有的,而是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才出现的一种现象。早期人类,人死以后并不埋葬,而是在死后就地抛弃尸体,置之不理。如《孟子·滕文公》篇:“盖上世常有不葬其亲者,其亲死,则举而委之于壑。”人类最初的丧葬活动是为了保护尸体。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人类的智力逐步增长,产生了灵魂观念,认为人具有“灵魂”和“肉体”两个部分,人的死亡是“灵魂”离开了“肉体”,所以“肉体”就没有知觉。将来,“灵魂”还会回到“肉体”里来。因此,活着的人要把死者的“肉体”保护好。这种对“肉体”的保护行动,就是早期的丧葬活动。

我国的丧葬礼俗在旧石器晚期已经出现。考古学家在北京周口店山顶洞遗址中发现下室有墓葬的遗存。到新石器时代晚期,随着氏族成员之间贵贱的进一步分化, 丧葬仪式也逐渐增加了宗教的仪式行为。到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古代的丧葬礼仪已基本具备。

在我国古代,人死之后,由于地域的不同,丧葬习俗也不一,有“三葬”、“四葬”之说。《大唐西域记》卷二称:“送终殡葬,其仪有三:一曰火葬,积薪焚燎;二曰水葬,沉流飘散;三曰野葬,弃林饲兽。”《中国历代葬礼》云:“远古时期,葬法葬式的形成或选择往往与人们生活环境关系密切。实行树葬的,多为生活于森林中的民族,如我国古契丹人,将尸体悬挂于树上,三年后才焚烧尸骨;水居民族,如独龙族对非正常死亡者,扔尸体于江河中,任其飘流;中国西北的氐羌民族,因生活在高寒地区,火于生活的重要性特别突出,丧葬便盛行火葬。以火为媒介,让死者的灵魂随着冉冉上升的烟雾飘入天堂。”(万建忠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第1版)

由于历史、地理和民族的原因,古代宕昌、参狼、白马和邓至羌氐民族聚居的今甘肃陇南地区,普遍存在着火葬、石棺葬、石棚葬和悬棺葬的葬式、葬法习俗,并且沿袭到近现代。现分述于后:

一、石棺葬。以石头为原料制作葬具,历史悠久且流行广泛,我国西南、西北、东北、东南地区都有发现。《华阳国志·蜀志》中有这样的记载:“周失纲纪,蜀先

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纵目,始称王;死,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故俗以石棺椁为纵目人冢也。”今日,在白龙江、白水江中上游的宕昌、舟曲、武都、文县与岷江上游的四川松潘、茂汶、平武等地同属古代羌民族“石文化圈”。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文物普查中,发现今舟曲和宕昌等地马家窑文化和寺洼文化遗址中,大都存在土坑石棺葬墓。即四周和上下皆用大身岩板或麻岩片覆裹的葬式。它与岷江上游早期氐羌人石棺椁的石棺葬文化属同一时期、同一类型。从墓葬中采集到的陪葬品,有板岩石刀、磨谷器、刮削器、砍砸器等,其质地坚硬,形制规整,磨制精细。可见,古代羌人石制技艺之高精。

二、石棚葬,又称石桌坟。是在地面上竖立四块石板,上面再覆盖一块石板而制成的墓室。盛行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和铜器时代,欧洲西部分布较多,考古发现在我国东北辽东半岛等地也有这种墓葬。据考古研究认为石棚距今已有9000 年的历史。

在今宕昌县南阳地区至上世纪七年代尚存此葬法。初步考证,拟为隋唐时期从辽东迁徙西来的,曾统治过的时为宕州的吐谷浑部族从老家带来的一种葬式,后被羌人后裔接受并传承于后世。

火葬。即用火焚化死人遗体,将骨灰放入容器,然后埋葬或保存的一种葬式。中国真正的火葬可上溯到原始社会,近年考古工作者已提供了大量的中国火葬习俗源于原始社会的证据。甘肃考古工wc钙奶片对癫痫病有效果吗作者在发掘甘肃临洮县寺洼山史前文化遗址时,发现了一个盛着人类骨灰的陶罐。寺洼文化层属于原始社会晚期的一种青铜文化。这就充分证明了我国火葬之俗可远溯到原始社会晚期。

查考我国古代文献,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有火葬习俗。如我国西部的甘肃、青海等地区的少数民族。这在《列子·汤问》、《吕氏春秋·义赏》、《荀子·大略》等篇均有记载。《墨子·节葬下》记载道:“秦之西有仪渠之国者,其新戚死,聚柴薪而焚之”,仪渠在今甘肃庆阳一带,这说明最晚在先秦时代,西北地区已有

火葬,并且很流行。

黄河流域上游地区的寺洼山遗址属氐羌族原始文化层带,而今陇南地区的土著文化皆属寺洼文化范畴。故在上世纪出土的许多古墓葬中,发现了成堆的人骨焚烧遗存,证明了《太平御览·四夷部》引《庄子》曰:“羌人死,燔而扬其灰”的火葬习俗之记载。此一习俗在武都、宕昌和舟曲的藏族(本属羌族后裔)中仍沿用至今,不过其方法较过去进步文明多了。

四、悬棺葬,又名“风葬”。此一葬俗,笔者曾于上世纪70年代初,在宕昌县境内的岷江(古羌水)沿岸发现过多处。因初来乍到,颇感奇特,问及当地人,都叫它“架干葬”,但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后来在偶读郭沫若《读„随园诗话‟札记》:“石棺与虹桥”条时方解开了多年来的心头之谜。

原来,这“架干葬”就是“悬棺葬”,又名“风葬”,实质上是一种洗骨葬,换言之就是实行二次葬的每一次葬法。其方法与步骤是:将新死未腐之尸体放在用整块木头刳成的“独木舟式”“船棺”中,悬挂于高山绝壁之上,任凭风吹雨打,让尸体的皮肤、肌肉、毛发等很快腐化分解而只剩下骨骼,然后取出,再放入特制木匣或陶罐中,藏到天然或人工凿成的岩洞内,并在洞旁凿一石龛,放入死者的木雕偶像,穿以生前所着衣服,称之曰“鬼堂”或叫“享堂”,并有栏杆或窗檑门槛之类为围护之用。这种葬式在我国南方少数民族中,与“栏杆式”住宅建筑风格一样,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因素,而且二者通常多半“共生”。这种葬式,曾广泛地分布在我国四川、云南、广西、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其北沿甚至伸展到陕西渭水、甘肃羌水、河南洛水流域。

据《北史·宕昌传》说:“宕昌羌者,其先盖三苗之胤 。”《史记·五帝本纪第一》记载,三苗在尧舜时的原始部落,屡屡作乱,在战争中常吃败仗,尧遂命舜“窜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包括陇南白龙江流域的羌戎)至今分布在武都县坪垭乡、宕昌县官鹅乡和舟曲县拱坝、博峪乡聚居的藏民族有三苗血统。故其祖先的葬式承袭着苗民和巴人的“悬棺葬”式。“悬棺葬”的地方与放棺方法,参合中外所记,可分为“岩桩葬”(即将棺木搁置于插入峭壁的木桩上)、“岩洞葬”(系插棺于峭壁的天然洞内或置棺于岩腔内)、“崇墩葬”(则置棺于 岩的突出处)等。其地点一般多在靠近河流的悬崖上。棺木多是从山顶用绳索垂吊下放在提前予置好的岩桩或岩洞里,其位置离地面越高越显其子孙之孝心。而现在所谓的“移风易俗”实乃是对古代火葬传统的继承。

此外,在宕昌羌的后裔中,至今尚传承着“娱尸”的习俗。亲人故去,号啕痛哭本是人之常情,然而有的民族在办丧事时却长歌当哭,蹁跹起舞,甚至还要唱戏,其热闹气氛与婚礼一样,这就是学者们称之“娱尸”。历史文献对“娱尸”多有记载,如“《峒豀纤志》谓:“苗人亲死,则聚亲族笑呼歌舞,谓之„闹尸‟”。云南《马关县志》谓苗人之丧礼,“自人死时,即敲鼓吹芦笙以乐鬼,昼夜不停,直至埋而后已”。民国33年所修《汶川县志·风土志》卷五谓羌人丧俗是“丧葬有闹丧曲……相互舞蹈,以示悲欢”有的文人墨客更是以“耕织辛勤淳俗在,婚丧歌唱古风存”的动人诗句来赞誉羌族的习俗,至今在茂汶羌区一些村寨羌族的丧葬仪程中,特别是“大夜”(入葬前一天晚上)的时候,释比(巫师)要围绕死者的遗体边跳“莎朗”(丧葬舞)、边唱哀歌,情景十分动人,让人们在对死者的悲痛中,也获得一些精神的安慰。现为藏族的宕昌少数民族中,每逢丧葬都要请“苯苯”(宗教职业者)念《苯苯经》和跳“强巴舞”(又称“苯苯舞”)俗称“牛头马面舞”(因舞蹈队伍中有头戴牛头和马头面具者———既为牦牛羌和白马羌部族图腾崇拜之族徽)。“娱尸”三天后,在送丧的路上,整个舞队按着铃声、鼓点,忽进乍退,左旋右转,踏着“干巴路”的舞步,在岷迭山地上以古老、粗犷、肃穆的原始舞蹈,为远去的故人送行,并寄托亲人的哀思与期盼。

台湾少数民族统称为“高山”。部分阿美人还保留母系氏族制残余,财产由长女继承,男子婚后入赘女家。排湾人由长子或长女继承。一些地方行屋内葬,即人死后埋尸于死者生前的床下。一些地方行野外墓葬,阿美人将死者埋葬在屋前后空地。雅美人中至今尚存悬葬。

土家族的丧葬文化习俗

土家先民曾实行火葬、岩墓葬、悬棺葬,他们哀悼死者的方式之一是击鼓踏厉而歌,叫啸以兴哀;而后受汉族丧葬习俗的影响,逐渐采用土葬,但他们依然保留了其先民掉念死者的方式,以跳丧、歌丧来哀悼死者,慰藉生者。

土家族最古老武汉癫痫病治疗排名好医院的葬谷是火葬。现今犹存的许多土家地区的地名,诸如“箱子岩”、“仙人洞”、“蛮王坟”、“棺木岩”等,都是对土家先民曾有过岩墓葬、悬棺葬习俗的追述。

土家族保存到现今的古老葬谷是“绕棺”和“跳丧”。

“绕棺”,又名“打绕棺”,或名“穿花”,广泛地流传于湘鄂西及川东部分土家族地区。老人去世,停灵枢于堂中,请巫师行法事祭祀,“绕棺”时,灵堂红烛高照,香炉香烟袅袅,棺木右角点“长明灯”一盏;巫师将法咒一念,昭告亡灵,“绕棺”就开始了。“绕棺”活动,一般由五或七人,至少三人,成奇数跳唱。跳唱,由土老司担任领头,现今,以年长者出任,其他人跟后,围绕棺木,不能出离灵堂,故称“绕棺”。歌词内容广泛,可唱亡人生平,可唱神话传说,曲调多变,伴之以鼓、锣、镲、钹等打击乐,气氛欢悦而热闹,乡土生活气息浓郁,承袭了古代“绕尸而歌”之传统。

“跳丧”,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鄂西长阳、五峰、巴东等县流行的“打丧鼓”,又称“跳仗鼓”;一类是湘西凤凰、泸溪地区流行的“打廪”,又称“跳牌”“跳流落”。“跳丧鼓”与“绕棺”一样,是一种丧葬性的歌舞活动。在土家山寨,一旦哪家老人终寿,不问男女、名望、尊卑、皆是“人死众家丧,一打丧鼓二帮忙”,为死者“跳丧”。

跳丧,先跳什么,后跳什么,都有一定仪式程序。一般分为七项程式:

一、待师,跳者为表谦虚客气,边跳边等待师傅临场指导;

二、跳丧;

三、摇丧;

四、跩丧;

五、穿丧;

六、退丧;

七、哭丧。

哭丧,只在与汉区临界地区方有。这七项跳丧仪程,都由掌鼓者指挥,跳丧人跟着鼓点的变换而变换仪程。歌词的内容丰富多样,有歌唱先民祖先的;有唱农桑鱼猎的;有唱风土人情的;有唱男女爱情故事的。歌舞通夜不息,可谓“长歌为哭”,“以乐致哀”,慰死者英灵,为家属“散忧”、“解愁”驱逐死者家里天灾人祸,赐降吉祥瑞气,独具民族性。

“打丧歌”,又名“唱丧堂歌”,或叫“坐丧”,也是远古“鼙鼓以道哀”的一种葬俗传至今日。这种“打丧歌”,鄂西、湘西、川东土家族地区,直至现今,还相当盛行。“打丧歌”分两种形式:一种是一人击鼓,领唱,众人相和。另一种是不只击鼓,还要鼓锣钹笛唢呐齐备,“打围鼓”,唱戏曲,这也很别致。听唱观看的人很多,“坐丧”“打丧歌”成了群众一种娱乐活动了,将“忧愁”、“悲痛”驱逐于九霄云外了。

属唐代早期大型吐蕃墓葬群,也是我国首次发现的吐蕃墓葬。分布在长约7千米的热水、扎玛日、沙尔塘、斜歪4个自然村。1982—1986年,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进行发掘与清理,大部分已被盗掘,1986年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墓葬均有封堆,分梯形和圆形两种;以夯土或堆以砾石后再复盖夯土,

夯层间铺有沙柳枝条,夯土下方均筑平面为等腰梯形的石墙,边缘砌有土坯或泥球,并在其外侧涂以红色石粉;墓室为砌石,由墓道、中室、左右侧室和后室组成;封土堆前有规模巨大的祭祀坑、木车、木牍、玻璃器皿和金银器具。丝织品上有佛像、飞马及各种不重复图案130余种;部分文物及图案具有较浓郁的中亚风格特点。

大小墓葬共计200余座,其中一座,座落在一座自然山丘之上。墓冢背靠热水大山,面临察汗乌苏何,高出地面约30多米,远望犹如城阙一般雄伟壮观。墓葬墓高11米,东西长55米,南北宽37米,墓堆下还有3层用泥石混合夯成的石砌围墙,高1米、宽3米。墓冢从上而下,每隔1米左右,便有一层排列整齐横穿冢丘的穿木,计有9层之多,一律为粗细一般的柏木。这种封土堆构筑形式和风格,为我国以往考古发掘中所仅见。墓南有陪葬坑和陪葬遗迹。

经考古发掘,出土文物有皮靴,金饰品、木碗、木碟、木鸟兽、陶罐、古藏文木牍、彩桧木片等。尤其出土了一批绚丽多彩的丝绸织品,其丝绸质料良好,图案清晰,色彩鲜明,是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品。丝绸品种有绵、绫、绢、刺绣等。图案中有珍禽异兽、花草树木、车马人物狩猎、西域人图像、织绵袜等为我国首次发现。

经有关方面专家研究认定,墓主人是唐代早期吐蕃贵族。当时还处于奴隶制社会阶段。这一吐蕃墓葬群的发掘,对研究吐蕃文明史,研究中西文化交流以及藏族族源的探讨均有重要价值,因而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被文化部列为我国1983年六大重要发现之一。近几年的考古发掘又有新的成果,成为1996年全国十大重大考古发现之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